rss订阅 网站地图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聊城私家侦探
  服务范围: PRODUCTS LIST
婚姻调查
外遇调查
商务调查
找人寻址
财产调查
市场调查
打假维权
追债讨债
特种安保
  联系方式 : CONTACT
地 址:
电 话:
Q Q:
联系人:
 
 
侦探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私人侦探

 
 
天下父母心,作为子女更应深刻体会。下面聊城私人侦探就把一个儿子的心声“请原谅我让你一个人这么多年”推荐给打击鉴赏,一起来看看吧:
 
妈妈,请原谅我让你一个人这么多年!当有一天,我能够摘满风脚上的黑色时年,却发现,您早已经老了。曾经,我用了多少个夜晚都没能拾尽您所耗掷的的青春,也不知道是在何时,您的发髻早已经被岁月画上白色的隐痕。我是否忘记告诉过您,在那些萧条的成长时光中,能够得到您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一直都是缠缚在我心灵深处的伤口。最卑微,最内疚的伤口。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或者可以退到自己刚学会叛逆的年纪。那么,我一定会做个懂得早回家的孩子,就不会看到您踌躇在深夜的巷口撑着微弱的灯火来回张望的样子。那碎了一地的单薄身影,是我用了多少年,才稍微抚平的感伤。
 
我时常想起十七岁之前的所有时光。想起您为我梳好看的辫子,想起您为我买的碎花裙子,想起您柔和的神情还有温暖的笑容。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拿到作文的奖状,题目是妈妈。您安静的坐在教室角落,听我用稚嫩的声音念完整篇文章。我没有看错,在光影中从您眼角滑落的,是晶莹的泪水。文章的内容在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可是我却仍旧清楚的记得那句在年少时写给您的微不足道的感激言语。灯火里的妈妈,我总是能够在您的目光中找到回家的路,这么多年,您辛苦了。尽管我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限于人生简短的阅历无法深刻的体会到您的辛酸。可是在每一次放学的时候,总是能够寻找到您单薄的身影,不分四季,风雨无阻。那时候的我总是在想,自己一定是上天最眷顾的孩子,所以它才给了我这样一份珍贵的礼物。也许有一天,当我走完人生的旅程,都无法找到您爱的尽头吧。十七岁,您第一次问及我的梦想,在我执意放弃学业的时候。那时我对您说,自己想当一个流浪的作家,写很多关于花草的文章,把它们种在天涯。您问我,您以为自己可以有多少能力支撑那样的生活。我抬头触及您的目光,可是我是自由的,我该为自己的梦想奋不顾身。现在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您凭什么用您的客观想法限制我,凭什么。
 
我看到您轻轻别过脸,没有再说一句话。
 
后来在成长的旅程中,再想起自己的那次回答,才察觉,那应该是最令您心痛的话。我一直都是被您捧在怀里的孩子,却有一天不小心捡到了天空的翅膀,想飞的远了,不想回家了。最终您还是妥协于我的决定,在自己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背着简单的行囊去了那个干净的陌生城市。临走的时候我在车厢中看您渐渐模糊的身影,仿佛有很多话都没有说,如您眼中的泪水安静的掉落。
 
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城,我坚持每天写作,虽然每个月都有不错的**却仍旧无法支撑生活。为什么我没有在当初就相信您是对的,许多东西都不是靠想象就能够生活的。后来我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逼迫自己找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比较大的孕婴连锁店做销售工作。每天八个小时,为很多孕妇妈妈选取漂亮的衣服。每天我都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看着她们脸上洋溢的笑容,看到她们身体里的另一个在成长的生命。我总是会忽然想到您,想到您也许曾经在我即将要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那样的幸福。可是我呢,会不会就是那个成长在您身体里的伤痛,一个即使要您生死相随都想遇见的生命。想起以前听外婆提起过,妈妈在生我的时候是难产,当医生征求留孩子还是大人的意见时妈妈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执意要留住我。她说,我活着就是为了要见这个孩子的。
 
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没有父亲,妈妈生我的时候二十一岁。我有多少的把握也能够在生死一刻决心与您相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您会,所以在您的爱里我总是那样卑微。还记得自己孤身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第七个月,离春节还有短短的数十日,我打电话给您。电话里的您的声音有些沙哑,您对我说过的不好就回家。我草草几句便快速挂断电话,一个人趴在床上哭了很久。我飞的太远了,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没有您的灯火我怎么回家。很快就春天了,我偶尔会在工作的路上看到街旁隐约的花草,不得不说,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自己就已经是在成人礼中告别少年时代的大人了,尽管,我才十八岁。但是很多东西很多事物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我在这个小城交了新的朋友,交了男朋友。我相信懂得爱情的时候人都是无知的,比如此时的自己。总是对那些突如其来的第一次的感动而不能自拔,也许只是一束玫瑰花,也许只是牵手去看的一场电影。可是它们都是美好的,让人盲目的,简单的快乐。他是一个年长我十二岁的男人,很多个清晨我都会用手抚摸他脸上的青色胡茬,然后像一个孩子般的傻笑。
 
我们像正常情侣那样走在路上,可是更多的时候都会被误认为我是他的女儿。我却始终都没有在意过那些旁人的目光,我爱他,毕竟是我的事情。其实我很难说出爱他的理由,但是我觉得他身上有父亲的味道,属于我却没有拥有过的关怀。但是他不一样,他能说出很多爱我的理由。比如好看的面容,比如笑容干净,却没有诚实的说过他最爱的还是我年轻的身体。
 
选在妈妈生日的前一天,我带他回家。对我来说这是又一个新的决定,像是曾经离别时那样准备告诉妈妈的决定,我找到了我的爱情,我准备白头到老的爱情。
 
再次见到妈妈,很明显的发现她发髻中藏了很多白色的痕迹,我到底离开了多久,竟然错过那么多她难捱的夜晚。他带着成熟男人的老练客套的与妈妈打招呼,可是在妈妈的脸上没有看到我预想中的温柔,我们都尴尬的站在原地。我不同意您们在一起,她还只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而您已经三十岁,您们不适合。这是妈妈沉默很久后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我看到她眼神中是我十八年来似乎从没有见过的犀利。那一天,我与妈妈破天荒的大吵,为了一个几乎可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最深刻的画面,是妈妈满眼泪水的跪在我的面前,乞求我不要跟他走她不想看到我亲手毁了自己。可是我还是走了,头也没回的走了。我总是这样执拗的想要反抗妈妈所有的决定来证明自己可以独立成长,我不想低头人生,却没有把握那条路是不是对的。我和他站在楼下仰头看那间房子的灯火,忽然想着也许很多个日夜妈妈都是这样孤单的在那个安静的世界。我没有来得及跟她说一句生日快乐,我没有送她自己花了两天走遍整条街所选的那条深蓝色围巾,我也没有听她四十岁的生日愿望。我想自己是注定要亏欠您的。
 
您应该从没想过会离开我,像是我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这样决绝的与您离别。仅为了一个男人,一个出现在生命中不及您十分之一陪伴的男人。也许,是我猜到,您总会原谅我。无论我犯过多少错,无论我让您伤心多少次。再次回到这个小城,生活依旧那样,只是心中总有隐隐的伤痛在每一次有妈妈的梦中挣扎着醒来。我无数次梦见妈妈撑着灯火等我回家的样子,满脸冰冷的泪水,头发都是花白的痕迹。一切都被妈妈料中了,我和这个男人不会长久,或许也被自己猜对了,他始终爱的还是自己年轻的身体。所以当有一天在街角碰见他挽着另一个年轻的女子,我知道,我失恋了。我们没有争吵,也没有计较对错,是和平分手。在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的第17天,我没有告诉他有一个没见过面的孩子,因为这是定数中的爱情。也许每个人的人生中总会遇见这样的情感。您还爱他,但是他已经不再爱您。他只想要您给他身体,而无关您的心,或者在特别的时候还想要您的一点点恨。那样他就会,没有任何顾虑没有任何留恋的自由。不幸的是,这样的情感,被我遇到了。
 
我想,我是时候回家了。雨夜,我收拾来时的简单行囊坐回返的火车。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几乎将自己有关于青春所有幻想的小城,我看了一眼自己来时的路,早已经物是人非。妈妈并没有责怪我,但是正因为她的原谅,我才更加的难过。我多想她狠狠的骂我一顿,或者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不是这样。这样安静的与我坐在一起,逃避所有会令我伤痛的事,简单的问我想吃什么,要不要早点睡。每一个字都零散的落在我的肌肤上,仿佛一道又一道没有血的伤口。北方的十月,我看见自己血肉模糊的孩子,还没有一个清楚的轮廓。我安静的看着那块小小的肉块,想象着若是它能够成长起来会不会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会不会是一个懂得回家的孩子。不像他的妈妈,做了很多让妈妈伤心的事情。那么我呢,会不会也是一个好妈妈。在每次孩子放学的时候,安静的站在人群中。在他晚归的时候,也在房间,彻夜留一盏灯火。我看着窗外,已经有些黄昏的颜色了,妈妈从光影中走到自己的身边。轻轻的用手抚摸我的头发,哽咽的说,没事,您还有妈妈。话音还没落,我早已泪流满面。
 
也许,我就是她眼角上那抹被风吹干的泪痕。滑落她的脸颊,陷在那一道道的皱纹里,渗进岁月的伤口。她老了,真的老了。似乎已经不容易找到记忆里最年轻的样子,那双曾经可以梳出好看辫子的手如今已经粗糙不堪。只剩下那抹始终如一的笑容,一直那样温和。曾经她不惜生命的只为见到我,可是我,又为她做过什么。年少的时候是个贪心自由的孩子,让她彻夜守着灯火,少年的时候是个妄想生活的孩子,留她一个人在孤单的世界。如今,我已经不再年轻了,终于无法纵容自己再有执拗的幻想。那么,我现在回家,您还会不会原谅我。